变为了向西方学习,秋瑾的最后三年

作者: 美高梅app  发布:2019-09-26

“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”!秋瑾的一生带动民族的觉醒!历史风云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。

图片 1秋瑾

秋瑾的故事与简介,中国第一个为推翻清朝政府牺牲的女英雄

秋瑾,做为中国革命的先驱者,为了冲破封建社会的束缚,前去日本留学,还结识了同在日本的鲁迅先生。秋瑾的故事,还得从清朝晚期说起,那时候的秋瑾便是一副热爱自由,不愿被封建所束缚和摧残的一位“女侠”。若了解秋瑾的故事,定当心有所感。

郭沫若说:秋瑾烈士是中华民族觉醒初期的一位先驱人物,她是一位先觉者,并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了反封建主义和争取民族解放的崇高事业。她在生前和死后都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。

秋瑾的最后三年:从女性解放到民族解放

一、秋瑾的生平简介

秋瑾原名秋闺瑾,字卿,小名玉姑,后又自称“鉴湖女侠”。

图片 2

秋瑾

秋瑾出1875年生于绍兴的一个小官僚地主家庭。秋瑾兄妹四人,秋瑾稍大即入家塾,念的是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神童诗》等,但她爱读的却是诗词、明清小说和笔记传奇。在很小的时候就写下这样的诗句:“今古争传女状头,红颜谁说不封侯?”、“莫重男儿薄女儿,始信英雄亦有雌。”她从小不仅仰慕英雄豪杰,而且还立志要做巾帼英雄那样的人。

1904年,她只身东渡日本求学。在日本,秋瑾积极地投入了中国留学生的革命斗争。

图片 3

1905年8月同盟会成立后,她被推为同盟会评议部评议员和浙江省主盟人。秋瑾还联络当时留日的女同学,组织“共爱会”,自己任会长。清政府勾结日本政府,颁布取缔中国留学生规则,压迫留日学生,秋瑾愤然回国,在上海创办中国公学。

1906年,她由徐锡麟介绍,加入了光复会。她和一些同志在上海设立革命机关,并主持《中国女报》 ,第一个提出创建“妇人协会”的主张,为近代妇女解放吹响了第一声号角。

图片 4

1906年,秋瑾返回绍兴,主持大通学堂。大通学堂原为徐锡麟、陶成章等创办,是光复会训练干部、组织群众的革命据点。在大通学堂,秋瑾为了进一步训练革命力量,成立了“体育会”,招纳会党群众和革命青年,进行军事操练,并积极联络浙江各地会党,组成“光复军”,推举徐锡麟为首领,秋瑾任协领,积极地进行起义的筹备工作。

1907年5月,徐锡麟准备在安庆起义,秋瑾在浙江等地响应。但徐锡麟起义计划泄露。7月6日,徐锡麟仓促刺杀安徽巡抚恩铭,在安庆发动起义,由于准备不足,起义很快失败,徐锡麟也被捕牺牲了。

图片 5

安庆起义的失败,使秋瑾主持的浙江地区起义计划完全泄露,形势十分危急,同志们劝她暂避一时,她决心做中国妇女界为革命牺牲的第一人,坚决留在大通学堂与前来包围的清军作殊死战斗。因寡不敌众,秋瑾不幸被捕,于1907年7月15日英勇就义。

图片 6

秋瑾牺牲后,她的挚友徐自华、吴芝瑛等人冒着生命危险,在杭州西湖西冷桥畔、着名的民族英雄岳飞墓前修建了秋瑾烈士墓。在她的牺牲地绍兴轩亭口矗立着秋瑾纪念碑。她居住过的和畅堂被人民政府辟为“秋瑾故居”,国家出版了《秋瑾史迹》、《秋瑾集》等,以示永久的纪念。

清朝末年,社会动荡不安。各种丧权辱国的条约,让他们意识到了“天朝上国”已经不复存在。从抵制西方,变为了向西方学习。加上洋务运动的推进,清政府组织了官费留学生,去学习西方的先进知识技术,好为清政府所用。只是随着新思潮的激荡,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封建体制的落后愚昧,大多数的留学生了,成为了革命的主导力量。

秋瑾“男女平权”的思想来源于“天赋人权、自由平等”的观念。她认为,女子不但有和男子一样的平等权利,而且堪为“醒狮之前驱”“文明之先导”,提出了把妇女解放与民族解放结合起来的深刻命题

二、秋瑾的故事

图片 7

秋瑾的男装

秋瑾虽是女子,但自幼身带豪气,喜好习武。祖父秋嘉禾60岁的时候告老还乡,从福建回到浙江绍兴。那时,秋瑾15岁。还在福建的时候,秋瑾就听母亲说舅父和表兄都精通武术,回到绍兴以后,她天天缠着母亲要去舅舅家。秋瑾终于如愿到了浙江萧山舅舅家,向舅舅和表兄学习刀剑棍棒。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,习武非常不易,因为秋瑾也和其他女子一样从小缠了脚。每次习武下来,裹脚布上渗满了鲜血,疼痛难忍,但她想到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,便咬紧牙关坚持下来,从不喊疼叫苦。

对于封建体制下的妇女来说,仍然在承受着身体和心灵上的双重折磨。有的选择逆来顺受,有的选择自杀了结痛苦,也有的选择反抗。而秋瑾就属于第三种。

本刊记者/庞清辉 文/王一凡

吴玉章评价说:“秋瑾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女英雄,她为民族解放和妇女解放事业付出了自己的生命,从而成为了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革命妇女的楷模”。

1907年7月15日凌晨,天还未放亮,正是黎明前的黑暗时刻。管牢的禁婆打开了浙江山阴县监狱的单人牢房,一大群持枪的清兵涌了进来。憔悴的秋瑾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,刑架兵给她戴上粗重的铁镣,将她的双手反绑在背后。

秋瑾短暂而灿烂的一生,就是在不断的战斗,在革命的一生,也是从一个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成长为一个民主革命家的一生。从起初,她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,当她慷慨赴死之时,心中牵念的仍旧是国家的命运,民族的希望。就像为了变法而死的谭嗣同一样,她也甘愿抛洒热血,希望用自己鲜血唤醒沉睡的灵魂。她常说“我怕死就不会出来革命了!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”。

大批举着火把的士兵簇拥着秋瑾,走到一公里外的古轩亭口。火光把阴森的刑场照得通明。五花大绑的秋瑾被处以斩刑,得年31岁。

图片 8

从7月13日下午被捕,到7月15日清晨被处死,仅仅相隔3天。秋瑾被害后,民间舆论群起抨击浙江官府处理秋瑾案的种种野蛮行径。“法制社会要求实现立宪”“以宪政精神抨击就地正法”等各阶层舆论的攻击,令清政府狼狈不堪,几无还手之力。

一、愚昧的封建思想,让她苦不堪言

仅4年后,辛亥革命的炮火,就响遍武昌城头。

“这个世界在重视男人了,不那么轻视女人的话,会出现很多女英雄的”。

秋瑾的革命之路,与许多男性革命者不同。“最初的激发,来自于对自己婚姻的不满。”中国辛亥革命研究会常委理事、《秋瑾传》作者吴先宁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。

1875年11月8日,秋瑾出生于福建省厦门市。虽是书香门第,但仍旧改不了封建的陋习。小小的年纪,就要承受缠足之痛。那时年幼的她,没有赵一曼的决绝,她默默地承受了,这双变形的脚,伴随了她三十年的生命。

1903年的北京之行是秋瑾人生的分水岭。

只是在她心底深处,是觉得对女子不公平的。她曾经作诗“今古争传女状头,红颜谁说不封侯”,表达了她的愤慨之情。秋瑾最敬佩的是秦良玉、花木兰、梁红玉等历史上有名的女豪杰、女英雄。

那一年,她的丈夫王廷钧用钱捐了个户部主事的小京官,带着秋瑾去北京赴任。他们的邻居是一位颇负文名且思想进步的女子吴芝瑛。吴芝瑛是清末着名的“桐城派”学者吴汝纶的侄女,丈夫廉泉也是个思想开明的人物,曾参加过康有为发动的“公车上书”。秋瑾与吴芝瑛情投意合,义结金兰。

她身为官宦之女,对于签订的屈辱条约,人民的悲惨,耳濡目染下,让她心生了对国家,对民族未来的忧心。

通过吴芝瑛,秋瑾经常看到当时出版的一些新书、新报,接触到一些新思想。《辛丑条约》签订以后,神州大地危象丛生,秋瑾读了陈天华的《警世钟》和《猛回头》以后,深受感动,她称陈天华是自己的“启蒙开智”的人。她赋诗言志:“身不得,男儿列,心却比,男儿烈。”以后, 秋瑾就穿起男装,表示永不再穿清朝女服。男装成为秋瑾的标志性服装,她直到就义时仍身着玄色纱长衫。

当她十九岁的时候,便在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的安排下,与素未谋面的王子芳结了亲事。1896年5月13日,秋瑾二十一岁,王子芳十六岁,两个人成了亲。

秋瑾的思想发生了飞跃,与整天沉缅于官场应酬和花天酒地中的丈夫,冲突越来越多。“知己不逢归俗子,终身长恨咽深闺。”这是秋瑾对自己婚姻的感叹。

只是婚后的生活,让秋瑾更加的难熬。秋瑾并非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姑娘,而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女子。面对纨绔的丈夫,暴发户的公公,总是责难的婆婆,秋瑾再一次感叹妇女地位的低下。

1904年2月,秋瑾在吴芝瑛家中结识了一个日本女子服部繁子。从服部繁子那里,秋瑾了解到日本女子学校的种种优点,她决定去日本留学。

她在《精卫石》中写道:“儿子有罪,都归在媳妇儿身上;东西不见了,就说媳妇偷了,送娘家去了;儿子本不成材料的坏东西,反说我儿子本是好的,都是媳妇来了教坏了;家中生意折了本,或是死了人,有不顺遂之事,就是媳妇命不好的缘故。真如眼中钉、肉中刺一般,欲置之死地而后已。”总之一句话,千般错、万般错,都是媳妇一人的错。

当年5月,“悲中国教育之不兴,国权之不振”,秋瑾自筹旅费到日本留学。她说,她要学习救国家、救同胞尤其是两亿女同胞的本领。

这所有的一切,仿若是一座座大山,让她无法喘息。国家多灾多难,王子芳一家漠不关心,甚至还讨厌秋瑾的怪异行为。这个家,就是一座牢笼,更是一座坟墓。他们的所作所为,都让秋瑾失望。

6月28日,秋瑾从塘沽登上日本人租借的德国客轮“独立号”,踏上赴日旅途。

二、好友的去世,是她思想的催化剂

由于丈夫反对,旅费短缺,她不得不乘坐三等舱。女扮男装的秋瑾怀揣一柄短剑,和三教九流摩肩接踵,共处一舱,抵达日本。

“被扼杀了人生目标的人,即使年纪轻轻,也不过是激情燃烧殆尽的余生。”

此时的日本正是明治维新以后,一切欣欣向荣,资本主义飞速发展,西方的民主、自由、人权思想广为传播。

三从四德,是禁锢在女子身上的厚重枷锁。未嫁从父、出嫁从夫、夫死从子。秋瑾与丈夫王子芳是话不投机半句多,两个人互看不对眼。她看不惯丈夫的那张趋炎附势的嘴脸,更看不惯他作为一个男人,对国家的生死存亡漠不关心之举。

秋瑾首先进入日语讲习所补习日语,第二年转入东京青山实践女校的清国女子速成师范专修科。在学校,秋瑾顽强苦读,毅力惊人,别人都已熄灯就寝,她仍写作、阅读到深夜,每每写到沉痛处,捶胸痛哭,愤不欲生。现收入《秋瑾集》中的诗文,很多是这个时期写的。

1901秋天,王子芳携妻儿回京。路上,秋瑾准备去探望小自己五岁的好朋友,却意外得知她已经去世了。后来得知,因为生活的不顺,夫妻总是争吵,无望的生活,让她吞鸦片自杀了。人生没有目标,就好像路途中没有了指明灯,只能行走在无尽的黑暗中。

到日本不久,秋瑾穿和服,拿短刀,去照相馆郑重留影,以示与满清决裂。学习之余,秋瑾积极参加当地留学生组织的各种社团活动,广泛结交革命志士。她与陈撷芬发起的共爱会,提出了妇女解放的口号,是近代中国妇女最早成立的爱国团体。

好友的离去,是封建礼教造成的悲剧。这让秋瑾更加的痛恨社会对妇女的不公,而解放妇女的思想更加的强烈。后来,她认识了吴芝瑛。两个人结下了姐妹情谊。秋瑾牺牲后,吴芝瑛为了她的遗愿奔走,甚至身陷囹圄。

1905年8月,孙中山在日本成立同盟会。秋瑾所在的学校恰好与同盟会举行筹备会议的地方在同一条街上。彼此接触之方便可想而知,秋瑾就在这时结识了孙中山。

也是因为吴芝瑛,让秋瑾沐浴了更多的新思想,眼界开拓了不少。她越来越关注国家的命运,对世界的形势也有了深刻的理解。她自感说“人生处世,当匡济艰危,以吐抱负,宁能米盐琐屑终其身乎?”这时候,她的思想已经不再局限于解放妇女运动,而是新的革命运动。

不久,经冯自由的介绍,秋瑾在黄兴寓所,履行了加入同盟会的手续。她举起右手,肃立在桌边,宣读了入会誓言:“秋瑾当天发誓:驱除鞑虏,恢复中华,创立民国,平均地权,矢信矢忠,有矢有卒,如或渝此,任众处罚!”宣誓完毕,由黄兴教以同盟会员相见时的握手暗号和三种秘密口令。

她与王子芳的关系也逐渐的呈恶化的趋势,当秋瑾看到《留学倡议书》的公函时,她激动极了。一想到可以去日本留学,学习新思想,她恨不得立刻动身。

秋瑾对孙中山的革命方略非常信服。此后,她的思想,受同盟会政治纲领的精神影响颇多。

本文由mgm娱乐网址发布于美高梅app,转载请注明出处:变为了向西方学习,秋瑾的最后三年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